疫情将中国零售业推入命运转折点还能否复制2003年的奇迹

疫情将中国零售业推入命运转折点还能否复制2003年的奇迹

2019年12月的一天,在北京一间五星级酒店的会议大厅里,正在举办一场关于零售业投资趋势的研讨会,国内几大知名风险投资基金悉数到场,这场会议并没有邀请媒体,这些风险投资人也更加畅所欲言。

“最近和几家同行聊了一下,大家都在聚焦于供应链的技术企业,平台型电商已经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了。”一位资深的风险投资人在圆桌对话中说道。

2020年刚刚走过40多天,然而一场疫情之下,客流量犹如瞬间褪去的潮水一样,让整个零售业的尴尬暴露无遗。

同样是在这一年,京东多媒体正式更名为京东商城,刘强东从今日资本手中融到了1000万美元投资,却并没有急于去扩张品类和市场,而是顶住众人的不理解开始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三地自建物流。

时光倒拨回1999年,世纪更替之际,中国的零售业正在经历着一场淘汰赛。

在世纪交替之际,中国的零售业正处在内忧外患。一方面,国内消费不振,外资品牌兵临城下,内资零售业被迫重塑供应链,综合超市、家电卖场等一些细分商业模式开始占据市场。

几年前相继进入中国的家乐福、沃尔玛、麦德龙等一批外资连锁品牌,凭借着全球供应链优势,开始挤占国内传统百货商场的市场,在整个社会消费低迷的背景下,一大批百货商场因亏损被迫关门歇业。

2020年的这一场全民抗疫之战,或将成为中国零售业的又一个分水岭,也必将加速中国零售业在供应链上的重新思考。

而未来,这三大因素都将难以持续,无论是电商行业还是零售业,都将迎来内生价值创造的时代,而内生价值来自于技术提升效率。

随后的几年里,刘强东每天都吃住在办公室里,盯着电脑上的客户下单、反馈、组织库房发货。疫情结束之后,刘强东敏锐地意识到了电商的增长空间,他决定关掉所有的实体门店,全力转型电商。

这次任务特殊。江苏已派遣医疗队前后共7批、近2500人驰援湖北。其中,东航江苏公司4次派飞机18架,运送近1800人及物资飞抵战“疫”前线。在东航的这20多年,如此大规模的专机运输保障任务,肖建森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最先难堪的是餐饮业。春节前,为了留住员工各家餐饮企业出手阔绰地发放年终奖,同时,为了备战即将到来的春节旺季和原材料涨价,各家餐饮企业加紧采购,把后厨用料备得满满当当,当然,账上的现金也基本快要见了底。

2020年,中国零售业犹如20年前世纪交替时一样变革如潮涌,零售业的下半场也意味着“平台时代”将走向“供应链时代”。

随后的几年间,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波及下,电子商务发展缓慢,在国内的应用主要还是基于企业用户的信息展示与撮合。

康京和在会见谭德塞后,还访问了世卫组织战略卫生运行中心(SHOC),了解有关应对情况的简报。战略卫生运行中心是24小时监督全球公众卫生问题、促进国际社会合作的机构。

这一尴尬的的背后,缺乏有效地供应链支撑,是餐饮、零售企业多年未决的隐患——想要进货价格便宜,就得大批量采购;想要旺季有得卖,就得淡季多囤货。

而那一年,真正引发人们关注的还有一起新闻事件。当时,由北上广三地网上报名投票并由媒体推选达到12名青年自愿者,被分别安排在12个酒店的房间内。

这位投资人的观点得到了现场很多同行的认同,过去十几年来,经济高速增长、货币政策宽松、互联网人口激增支撑了了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。

和以往航班在万米高空平流层一路滑翔的“坦途”相比,此次全程飞行高度在6000米-6500米,行程中充满颠簸。“颠簸指数达6左右”,肖建森和副驾驶交流。轻微的颠簸,让客舱中水杯中的水轻轻晃动。

就在那几年里,eBay易趣、拍拍、当当网、卓越网等一大批资本支持的电商品牌相继崛起,中国零售行业的所有风头都被聚焦在电商领域。

“等你们凯旋,再相聚蓝天!”13日晚,同机队一起将江苏300多名医疗队员、大批物资送抵武汉天河机场的中国机长肖建森,抓起手中的话筒对所有“乘客”广播。

当时谁也没想到,快速高效的京东物流,彻底改写了中国零售业对供应链效率的认知。

随后的几年间,智能手机以及3G技术开启了全球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相比于几千元的台式和笔记本电脑,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也开启了随后长达10年的流量红利时代。

三、2020年,中国零售业进入下半场

59岁的肖建森有42年的飞行生涯,曾在空军服役17年,在东航江苏江苏公司执飞客机26年,曾参与“非典”时期、汶川地震救灾飞行保障任务,如今是东航江苏公司的五星机长。

房间内仅有一个可拨号上网的Windows 95电脑,没有饮用水,没有被褥,没有电话,12个自愿者要用主办方提供的现金和电子货币,完成“72小时网络生存测验”。

“我机上有119位医疗队员、5.3吨物资。随行物资把前后货舱装得满满当当。”14日他在受访时对记者说。

那一年,刘强东创办的京东多媒体已经在中关村小有名气,但是由于担心员工被感染,刘强东主动关掉了12个门面店铺。他和几个员工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,偶然间不知谁提起来可以通过互联网联系客户,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“最让我担心的是飞机上装载的酒精,万一发生泄漏或是碰撞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让我压力很大。”他说。

面对此次疫情引发的医疗、民生物资供应问题,京东的供应链正在为武汉乃至全国提供着充足的物资保障,无论是海外紧急采购医疗物资,还是定点医院门前的最后几百米配送,乃至与湖北省政府合作承建其应急物资供应链管理平台,京东历时多年锤炼的全链条供应链能力,在这样的一个危急时刻得到了全景展现。

“距离短,意味着准备时间短,工作量更大。天气会怎样变化、飞机会不会结冰、要飞多高、带多少油、管制员要有什么要求……所有细枝末节都必须反复计算、推敲、比对、确认,要制定多种突发情况的应对预案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继餐饮业之后,一些中小网商在春节之后也面临尴尬。由于疫情迟滞了务工人员返城,第三方物流迟迟无法满额复工,中小网商眼看着消费者的订单压在手里,苦于发不出货。服装企业尚可忍耐一阵子,但是对于众多农产品电商来说,在枝头和田间已经成熟的瓜果蔬菜却等不起。

也正是在这一年初,作为国内最大的零售平台,京东将其战略定位明确为“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”,其将再次强化在供应链领域的优势。

湖北战“疫”正酣,进入大决战阶段。全国各地万名医疗队员搭乘飞机火速驰援。如果说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是人类健康的敌人,连日来,肖建森正执行着战“疫”时期南京-武汉这条特殊的“驼峰航线”。

2018年,拼多多的上市,透支了资本在平台型电商模式的最后一丝力气,正如此前那位投资人所言:“此后,平台型电商已经很难找到机会了。”

经过1小时05分飞行,13日傍晚18时03分,肖建森的飞机安全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。看着医疗队员们渐渐远去的背影,肖建森心中默念:“一定要平安,一个都不能少,会接你们凯旋。”(完)

然而谁也没想到,临近春节的前几天,全国拉响了疫情警报,往日熙熙攘攘的商业街购物中心,顿时门可罗雀。

然而与拼多多前台业务膨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其后台仍旧缺乏有效的供应链体系和物流体系,无法稳定提供货源、无法保证货品质量、无法及时配送订单,平台型电商的弊端在此次疫情期间表现的非常明显,这也导致从1月21号以来其美股市值跌落明显。

为抢时间,东航申请了南京-武汉直飞航线。空中路程较短,仅550公里。

2003年,在“非典”疫情之下,身处变革临界点的中国零售业顺势开启了电商时代;2020年也必然会成为电商和零售业进入大转折的一年,这场疫情将加速推进零售行业从平台时代进入到供应链时代。

机组人员一同为武汉加油。朱晓颖 摄

报道称,2020年5月起,韩国预定将成为下届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国。

这一年,虽然全国的电子商务交易额只有1.8亿元,但是却被记作中国电子商务元年。

出发前,人货装载数据在时刻变动。在落地即返航、中途不加油的情况下,到底要装多少油量,才能既保障燃料充足,又满足飞机落地时不“超重”?“油加了10吨多,也是在最后一刻才定下来,接近我们落地的最大重量限制”,肖建森说。

13日下午,4架包机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停机坪上“列队”。时间紧迫,300多名医疗队员集结登机。一包包医疗设备、物资迅速装机完毕。

3天后,有11人都完成了测验,但是其中只有4个人通过互联网订购到了生存所需的食物和生活用品。网络不稳定、线上支付不完善、缺乏线下配送成为网络购物最大的障碍。活动结束后,媒体得出了“只有互联网无法生存”的结论。

医用酒精,是平时航班上禁带的“违禁品”,被列入“易燃易爆品”行列。但这次,飞机上保障运输的大批医用酒精,是湖北前方急切需要的医疗物资之一,必须送到,且万无一失。

从2003年之后17年间,从手机网络到应用软件、从支付金融到物流配送,中国电子商务的成长史,其实就是零售基础设施的建造史,消费需求与技术创新的双螺旋,驱动着中国的零售业不断进化。

最近几天,京东的“移动菜篮子”工程已经开始深入到武汉、襄阳等10多个地市,借助自身的供应链能力,每周可以解决10多万家庭的买菜难问题。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一家传统认知的电商企业的能力范围。

2007年,中国的零售再次迎来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。这一年初,美国苹果公司推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一代iPhone手机。

机组人员一同为武汉加油。朱晓颖 摄

但与此同时,在网络游戏、即时通讯等应用的带动下,中国的互联网人口极速增长,各大商业银行纷纷推出网上支付业务,位于长三角的一批民营快递企业迅速崛起。

中国零售业最终的变革爆发于2003年,而催化剂,则是当时席卷全国的“非典”疫情。

韩国政府2019年曾同世卫组织进行政策对话,一直加强同世卫组织的合作。

推广:猎云银企贷,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。比银行更懂你,比你更懂银行,详情咨询微信:zhangbiner870616,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。

同样是在那一年,被“非典”疫情困在家里的马云也看到了普通消费者对于电子商务的需求,随即在B2B业务的基础上创办了C2C业务,也就是至今都是阿里主体业务的淘宝,同时,为了解决交易双方的信任问题,支付宝也在那一年上线。

机组人员一同为武汉加油。朱晓颖 摄

机组人员一同为武汉加油。朱晓颖 摄

“东航200,可以起飞,你们辛苦了。”傍晚16时47分,接到塔台指令,驾驶舱内带着口罩的肖建森,和年轻的副驾驶张若潮对视了一下。他们不约而同回头,对全体机组人员举起攥住的拳头。攥拳,已成为机组之间传递必胜信心的“暗号”。

4架飞机就像一队空中编组。每间隔10分钟,就有一架助跑、加速、滑入天空。肖建森排在第二个出发。

肖建森不断关注着驾驶舱表盘中变动的颠簸指数。“飞机马上要下降了,请再去检查捆绑的酒精是否有松动……”他拨打内部电话给乘务长,要求密切关注。

生存困境的背后,根源仍旧在供应链。

二、2003年,电商开启中国零售新征程

一、世纪交替,中国零售业内忧外患

另一方面,消费者已经不再满足于简单的物质满足,他们更喜欢到家乐福、沃尔玛的自由选择和舒适的购物环境。